连载|断桥浮梦之网络江湖(二十八)

摘要: “惭愧,惭愧,”伊尹说,“刀兄正巧路过此地?欲往何处?”\x0a\x0a  “听说沂山断桥近来多事,我想过去看看,”镶月说,“有幸路过此地,巧好与兄弟相遇,我和你找一家酒店,边喝边叙如何?”

12-16 06:40 夜语可书 首页 沂蒙山旅游沂山景区



点击上方“沂蒙山旅游沂山景区”关注我们







断桥浮梦之网络江湖(春发卷)


第二十八章 闻香


  1


  老板娘正站在柜台边上呢,她当然不是真的口渴,所以大厨去得越久,她越有几分得意……这时她正在拨弄着那一个特制的钢架铁珠的算盘,计算着自开店以来的收入。听到师弟的喊声,她情知不妙,右手下意识地往柜台下伸去,可是五指刚接触到剑柄,忽然又想起了什么:“你的菜刀,不是从不离身的么?”


  伊尹这才恍然惊觉,真是关心则乱,自己不过是要给老板娘报个信儿,情急之下说错了话。


  “接着!”他把手一抬,掌心发力,茶叶稳稳地向月下池边树飞去。


  老板娘左手一抬,托住了茶包,右手也已经从柜台下收回。她把茶叶一放,提气一纵,身子已跃到了酒店外面。


  “老板娘,我出去一下……”声音渐远,厨子人已经到了笔架山前。池边树抬头一看,似有几个黑衣人的身影在松林里一闪,然后就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
  再看对面的茶舍,也已经人去店空,老板娘便明白发生了什么。她来到茶舍,内外查看了一番,帮斐扬把门带好,然后才回到酒店,从柜台下取出宝剑,静静地抚摸着剑柄,心中暗道:


  “赤炎,赤炎,你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吗?”


  她手中的剑,正是天下四大宝刃之一,赤炎剑。


第二十八章 闻香


  2


  再说伊尹给老板娘送出了茶叶,先往腰后摸了一把,菜刀硬硬的还在,这才施展轻功,往笔架山上追去,一气飞跃上山顶,却哪里还有黑衣人的影子?


  伊尹先绕山顶转了一圈,茫然不知所踪,这才运起内功,用他独有的嗅功闻了几闻,感觉从南边飘来一缕香气,有几分苦菜子茶的清幽,有掺杂着几分少女特有的体香,这才发足向南追去。


  这一缕香气,是他刚刚在斐扬茶舍里嗅到的,绝对不会有错。他一路追,一路闻,接近中午,才感到古驿道边的一个小镇。


  这一种香气,过了小镇就没有了,伊尹判断出这伙人在小镇上住下了。他一边小心地捕捉着各种气味,一边留意观察,发现香气萦绕在一个小旅馆周边。


  敢情这伙人是进去打尖去了,伊尹就要破门而入,又转念一想,总是镇子上人多眼杂,大白天不好动手,于是就继续在旅馆附近转悠,一边查看动静。


  前面不远,在一个十字路口,有不少人聚在一起。伊尹出于好奇,也走近了几步,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,胳膊肘下悬着一个小鼓,一边轻轻地敲着,唱着一段词儿:


  “秋水望穿等郎信,城墙上跑马难回城,大雪纷飞等郎信,半空点灯灯不明,春风杨柳等郎信,房中打伞空费神,夏日炎炎等郎信,井底黄莲苦得深,苦得深……”

伊尹知道,这就是在山东一地盛行的肘鼓戏,因为肘下悬挂着一个小鼓,边敲边唱而得名。又讹传为周姑戏,说此戏由一个姓周的女子所传。伊尹天性也喜欢凑热闹,便信步向前走去。


  围观的群众,多镇子上的百姓,每段唱词的间隙,都会传来阵阵雷鸣般的叫好声。另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,一边转着圈儿拱手作揖,一边添话帮腔化缘:


  “各位老乡,各位老乡,各位叔叔大爷,婶子大娘们,有钱的帮个钱场,没钱的帮个人场,话说我家小女刚才唱的这一段,叫做孟姜女哭长城,哭的可是我们沂山岭上的齐长城……”


  “放屁!孟姜女哭长城,哭的是秦长城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?哪是你什么狗屁的齐长城!不过这唱曲的小妞长得蛮水嫩的,哈哈,到店里陪大爷喝酒去!”


  忽听一声断喝,围观的人众唯恐避之不迭,赶忙闪出一条道来,一条膀大腰圆的大汉晃晃摇摇地走了进来。


 第二十八章 闻香


  3


  老汉一看有人来砸场子,连忙点头哈腰地解释:“好汉息怒,好汉息怒,说孟姜女哭的是齐长城这件事,也不是老汉编的。是去年四月八东镇庙庙会,听东镇书院的一个薛先生讲的。老汉不识字,也不知对也不对。也就拿来当个呱拉,在沂山脚底下唱戏,套个近乎不是?如果说错了,您就当老汉放了个屁,高抬贵手,饶过了老汉父女,回去给您供奉长生牌位,行行好,积个大德……”


  “少跟我啰嗦,”大汉拿手随便一划拉,老汉就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儿,摔了个嘴啃泥,“你来这马站地面上唱戏,也不打听打听,谁人不知道我大爷牛二?你还没到我府上进贡,就敢上街来占地儿?活腻了你!”


  “大爷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……”老汉忙把唱了一上午收到的一点零碎铜板掏了出来,双手举着奉上,“高抬贵手,高抬贵手……”


  “去你的!”大汉飞起一脚,把老汉踢了个四仰八叉,“我看上你家闺女了,先跟我去喝酒,唱个小曲……”


  说着,他便露出了一脸淫笑,伸手向姑娘的脸蛋捏去。


  姑娘吓得把头一缩,就往人群里钻去。大汉一伸手,扯住了姑娘的衣襟,回手一捞,另一只手就向姑娘的胸前摸去。


  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腕上又多了一只手掌,把他的手臂捏得紧紧的,半点动弹不得,大汉抬头一看,面前站着一位貌相怪异的少年。


  “小子,你管什么闲事?”大汉张口便吼,少年却不和他二话,手腕一抖,扯得他人后仰,左脚脚尖,径向他小腹点去。


  大汉避无可避,被少年一脚点中,飞出了三尺多远。要说这大汉也不含糊,双臂一抖,硬是直挺挺地站住了,而没有摔倒在地。


  “好啊,有种,你等着!”大汉喊着,跑进街边的店里,拖出一把砍刀,径奔少年而来。


第二十八章 闻香


  4


  原来这个牛二,长得粗大,又会些武艺,在马站地面上是个无人敢惹的角色,一向欺男霸女惯了,今见竟然有人敢触他的霉头,二话不说,从店里拖出刀来就砍。那少年却也不慌,后退了几步,先避开这莽汉的刀锋,把手往腰后一掏,摸出一把菜刀就和他斗在了一起。


  围观的人群本来正在四处逃散,看到有人出头,来压这个地头蛇,胆子大些的,呼啦一声又围了上来。见这少年虽然手里只有一把菜刀,与牛二的大砍刀相比毫不起眼,却有胆有识,刀术精妙,几招之间,就把这牛二逼得处于下风,于是个别不怕牛二的,就叫起好来。


  这时,人群里挤进了一个一身黑衣的少年,怀抱一件细长的包裹,见这少年所用菜刀,并非一般的凡铁打铸,一招一式,皆进退有度,非这莽汉一味地乱砍乱劈可比,知道是一个武林人物,便也点了点头,称赞不已:


  “呵呵,好菜刀,好刀法!”


  话说这使刀的少年,正是伊尹,听到有人称赞他的菜刀,愈发来了精神,当下刷刷刷又是几刀,便把这牛二逼得连连后退,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。


  那黑衣少年又说:“你手中的菜刀,不是凡铁,为何不去削他的砍刀?”


  “哦,”伊尹这次出来,另有要事,本来还有些藏拙,既然被人识破,便也不再客气,故意露出一个破绽,引牛二前来,牛二果然中计,举刀来砍,伊尹拿刀锋一迎,嘴里喊着:“看刀!”


  只听嘡啷一声,那牛二的砍刀已断为两截,刀尖被削落在地。

第二十八章 闻香


  5


  牛二刀一落地,气势也立刻就焉了,连滚带爬回头就跑,正好撞到了黑衣少年的身边,少年说:“去你的吧!”冲屁股一脚,把他踢了出去。


  人群哄然而散。伊尹上前来与这少年相见。少年拱了拱手,说:“不客气,添牙镶月刀……”


  “哦,原来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刀客,失敬失敬!”伊尹连忙深深作了一揖。


  “见笑见笑,”镶月也还了一礼,“如果我所料不错,这位兄弟就是江湖人称的那位使菜刀的狗头侠了?”


  “惭愧,惭愧,”伊尹说,“刀兄正巧路过此地?欲往何处?”


  “听说沂山断桥近来多事,我想过去看看,”镶月说,“有幸路过此地,巧好与兄弟相遇,我和你找一家酒店,边喝边叙如何?”


  “……”伊尹犹豫了一下,说,“我也是路过马站,另有要事,等刀兄去了沂山,到品酒论情,我们兄弟好好叙叙。”


  “好,那我们回头再聊!”说完,镶月大踏步向着沂山的方向走去。


  伊尹忽然想到,人称刀客,这位添牙镶月刀为何不带刀呢?不由回过头去,向他望了一眼,见刀客怀抱着那个长匣包裹,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夜语可书

原创

请把您与沂山的点点滴滴(散文、小记、摄影等等)发送到我们邮箱yishanyxb@163.com,审过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在我们微信公众平台和官网发布(必须原创)。

交通

北线高速:北济青(G20)-青州转长深(G25)-沂山出口(G25)下高速-S227临沂方向5公里沂山景区东大门 

南线高速:南济青(G22)-转天津方向长深高速(G25)-沂山出口(G25)下高速- S227临沂方向5公里沂山景区东大门

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












首页 - 沂蒙山旅游沂山景区 的更多文章: